您好,欢迎光临大理市人民法院! 联系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司法为民

当前位置:首页>司法为民> 司法论坛

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执行难的原因及对策 李瑞娟
发布:2014-12-11 发布时间:2014-12-11 浏览次数:6040[]

    摘  要: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执行难问题已经存在多年,其危害性也不断显露出来,大量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难以在法定期限内执结,不仅使司法权威、司法公信力受到严峻挑战,而且无法让犯罪行为损坏的社会秩序尽快得到恢复,受害人因遭受重大损失、赔偿问题无法兑现而陷入困境的案例屡见不鲜,甚至引发申请执行人上访等事件,影响社会和谐与稳定。随着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执行难度的增大,如何破解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执行难问题逐渐进入公众视野并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关键词:刑事附带民事案件  执行难  救助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指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在解决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同时,附带解决因被告人的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物质损失的赔偿问题而进行的诉讼活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执行难问题已经存在多年,其危害性也不断显露出来,大量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难以在法定期限内执结,不仅使司法权威、司法公信力受到严峻挑战,而且无法让犯罪行为损坏的社会秩序尽快得到恢复,受害人因遭受重大损失、赔偿问题无法兑现而陷入困境的案例屡见不鲜,甚至引发申请执行人上访等事件,影响社会和谐与稳定。随着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执行难度的增大,如何破解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执行难问题逐渐进入公众视野并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一、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执行情况
    2009年至2013年5月,大理市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946件,其中刑事附带民事执行案件183件,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占全部执行案件的9.4%。刑事附带民事执行案件的申请执行标的857.738万元,执结107件、终结83件、和解5件,执结到位标的338.9万元,执结率58.8%。按照案由统计,主要包含交通肇事117件、故意伤害46件、抢劫、故意伤人8件、过失致人重伤(死亡)4件、失火1件、非法拘禁1件、强奸1件、生命权1件。
    二、附带民事赔偿责任难以履行的原因
    (一)案件类型多为故意伤害和交通肇事案件,执行可能性很小
统计数据表明,刑事附带民事执行案件中故意伤害和交通肇事案件占到绝大多数。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的案件赔偿数额相对低一些,法定刑幅度较低,附带民事部分实际赔偿后被告人有机会判处缓刑,被告人赔偿积极性高,所以调解率、和解率很高。实践中往往是造成后果非常严重、赔偿数额巨大的致人重伤、死亡案件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无法解决,原因是赔偿数额高,被告人难以支付;法定刑幅度高,即使附带民事部分实际赔偿后被告人仍面临较高的刑期,被告人赔偿积极性不高。同样情况,赔偿数额较小、有保险金或其他财产可以赔偿的交通肇事案件多数可以在审理中通过调解、和解解决,进入到执行程序的多是后果严重、赔偿数额巨大、无财产、无保险的案件。这些故意伤害、交通肇事案件执行可能性很小,在执行程序中最终能够执行的少之又少,而且往往是几十万的判决数额仅仅几万元、几千元就和解结案了。
    (二)被执行人客观上不具备或不完全具备履行能力,主观上不愿赔偿
    刑附民案件受害人是否能实际获得赔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被告人在审判时的赔偿能力和态度。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往往不具备以上两个条件,这些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被执行人约90%居住在农村,家庭经济状况普遍不好,有的没有稳定的收入;有的为解决温饱问题做些小本生意,收入微薄,仅够维持最低生活,无力支付高额的赔偿金;还有很大部分被执行人系无业游民,整日游手好闲,致人损害后,没有经济来源,根本无力赔偿。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绝大多数被告人被判监禁刑,已在监狱服刑的被执行人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没有相应能力履行判决确定的赔偿义务。
    从主观上讲,被执行人不愿赔偿。进入执行程序的这些案件赔偿数额较大,被执行人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辛劳才能案结事了,使被执行人失去了赔偿的动力。有些罪犯因犯重罪被判重刑,刑期长、赔偿数额也较大,其家属也有抵触情绪,不配合执行或规避执行。出狱后被执行人认为自己已经负刑事责任,对附带民事赔偿产生对抗情绪,出现拒不履行的状况。在权衡利弊后,被执行人往往选择赖债、逃避或抗拒法院执行,宁可被拘留、坐牢也不履行赔偿义务,更不会动员其近亲属帮助履行。
    (三)被执行人的财产处理难
    1、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财产大多与家庭共同财产混同,如何合法、有效的把被执行人的财产从总财产中分割开来,又从被执行人家庭财产中分清哪些是被执行人及其所抚养家庭的生活必需用品确属不易。在农村,被执行人服刑之后,除去保障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必需品外,家中房产是仅有的可供执行财产,因农村房屋是一户一宅,法律上是属家庭共有,而被执行人只是其中之一,在执行中无法确认其性质的共同与否无法分割。
    2、被执行人的农村房产变现难。主要表现在:1、因土地原因导致卖房难。由于涉及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未经国家征用,不能进入土地流通市场,人民法院不能以拍卖、变卖等方式强制变现集体所有的土地。2、因房产权属不明难卖。依照房地产法律的有关规定,没有“两证”,权属不明,不能在市场上流通,人民法院也不能强制变现。
    (四)法检公缺乏配合
    侦查机关侦查的重点放在查清犯罪事实上,对犯罪嫌疑人的财产状况一般不询问,不调查取证,不控制犯罪嫌疑人的财产。即使扣押了财产,也常常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在刑事案件未生效之前就擅自处理扣押财物,甚至对扣押财产不处理也不移送,从而造成判决生效后无财产可供执行。等案件起诉到法院后,繁重的审判任务使法官对被告人的财产状况不可能做深入调查,导致从司法程序的开始到终结,罪犯的财产状况都在被忽视和失控之中。而检察院因对财产执行情况不甚清楚较难介入法院的执行活动,使财产的执行与监督无法紧密衔接。
    三、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执行的相应对策
    (一)建立财产保全制度,为顺利执行提供保障
    刑附民案件被执行人的财产实际上往往处于其家属的掌控之中,由于刑事诉讼法中财产保全和先予执行等有利于执行制度的缺失,导致被执行人及其家属完全有时间在侦查、起诉、审理期间转移财产,从而加剧法院执行难。建议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财产保全制度作出明确规定。应当赋予侦查机关对可能会被提起刑附民诉讼的犯罪嫌疑人财产的调查取证权,侦查机关在向刑事被害人及其亲属行使释明权的基础上,应当依据其申请对查明的犯罪嫌疑人的财产,直接采取查封、扣押等财产保全措施,并将财产造具清单随案移送后继机关,亦可通知刑事被害人及其亲属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财产保全或先予执行措施。
    (二)建立刑附民执行与主刑执行相关联制度
    刑附民执行与主刑执行相关联制度,是指对要判处刑附民赔偿的被告,在刑事案件终结前,可告知被告人及其家属预交赔偿款。为提高被执行人履行民事赔偿义务的积极性和自觉性,人民法院在移交刑罚执行机关对罪犯进行刑罚执行时,应同时将罪犯履行赔偿义务的情况用公函通报给刑罚执行机关。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机构也应及时通报刑附民案件进展情况,由刑罚执行机关对被执行人履行民事赔偿的情况进行督促和考核,对入狱后积极履行赔偿义务,表现较好的,可考虑作为申报减刑、假释的法定条件之一进行综合衡量,以此督促被执行人及其亲属积极履行赔偿义务。建立这一制度,首先要规范预交赔偿款;其次要保证制度的合法性;最后要防止其演变为以执代刑,有损公正。
    (三)完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执行联动机制
    在刑事案件的侦查、审查、起诉阶段,公、检、法三机关应互相配合,对犯罪嫌疑人个人所有的财产进行查实并采取相应的控制性措施;建立财产状况附卷移送制度,防止犯罪嫌疑人及其家属转移或隐匿财产;根据被害人申请或公安、检察机关依职权,实行财产先行查封、扣押制度或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由公安机关或检察院将申请移交法院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法院要到被执行人所在地的金融机构、房地产管理、车辆管理、街道办或村委会等部门,对被很执行人的财产及是否有隐匿、转移财产等行为进行全面的调查,建立一手档案,准确掌握被告人的实际履行能力。要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被执行人的财产情况,建立长期的跟踪调查机制,一旦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即再次启动强制执行程序;要强化监狱部门的协助执行机制建设,对有民事赔偿义务未履行完毕的被执行人,将民事赔偿义务履行情况作为限制其减刑、假释的一个条件,促使被执行人对被害人予以尽可能多的赔偿。
    (四)建立执行救助制度
    1、建立司法执行救助基金。当前,我们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救助方式,通常采用司法救助的方式,因司法救助金有限,无法实现对被害人的全面救助,因此,要把对受害人的救助社会化。借助政府拨一定的起动基金,然后通过新闻舆论的宣传,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人自愿捐款来筹措资金,由法院设置专户,专款专用,从而及时妥善处置疑难棘手的刑附民执行案件,解决执行难的问题。
    2、建立被害人补偿制度。犯罪被害人补偿制度,是对犯罪被害者及其家属,用公费给予经济补偿,其突出特点是由国家代替加害者补偿的一种法律制度。因为犯罪是侵犯社会秩序超过国家所能容忍的限度,需要给予刑罚处罚的行为,而被害人及其家属遭受损失的直接原因是罪犯的犯罪行为,从深层次原因讲是作为公民因国家法律保护不力而致权利遭受侵犯,是一种国家公权力保护的落空。因此,解决被害人及其家属利益的损失与对犯罪行为的惩处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国家权力应当解决的问题,这也是对被害人及其家属进行国家补偿的理论基础。被害人及其家属,作为民事诉讼上的权利,要求加害者赔偿其损失,但是犯罪人没有赔偿经济能力,导致被害人及其家属的请求权难以实现,造成许多被害人及其家属因犯罪行为的侵害而处于极度悲惨的境地。据此,国外从19世纪末期,部分刑法学者就开始讨论刑事赔偿问题,1963年,最初的刑事灾害补偿法在新西兰诞生。之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及其他15个州、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新西兰等国陆续通过立法建立犯罪被害人补偿制度。联合国《为罪行和滥用权力行为受害者取得公理的基本原则宣言》也规定了由国家补偿被害人的原则,“当无法从罪犯或其他来源得到充分的补偿时,会员国应设法提供金钱上的补偿”。对此,我们在刑附民案件执行中可资借鉴,作为解决执行难的一种手段。

(作者信息:李瑞娟,执行局)

上一篇:新民诉法实施后电子送达规范性研究袁惠琼

下一篇: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执行难救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