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大理市人民法院! 联系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法苑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法苑文化> 法官文苑

大理的雨
发布:2015-03-24 发布时间:2015-03-24 浏览次数:6181[]

近来读汪曾祺先生的散文集,其中《昆明的雨》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云南本地人对云南的天气和吃食,往往习以为常,反而是像我们这样“远道而来”的人,才会格外注意到云南的气候、风物与家乡的不同,因此对这篇《昆明的雨》颇有知音之感。  

《昆明的雨》中写到昆明的雨的明亮、丰满,让人动情,写到雨季的杨梅、菌子和缅桂,这些放在大理也是一样的妥帖,我假想,如果汪老先生曾到过大理,会不会也为大理的雨记上一笔。  

来到大理是2010年初,正赶上大旱,因为有了洱海,在大理对于这场百年一遇的大旱我没有太深刻的体会,反而是看了新闻后才了解到周边几个县的旱情严重。这时候我才开始留意起天气来。   

春节过后,我开始做考试的准备,白天看书,晚饭后消磨时间,沿着西洱河散步,多半是在兴盛桥和泰安桥之间的河岸上踱个来回,对于大理是有些隐隐的失望,与当初想象的模样相差甚远:狭小的市区找不到一个可以称之为商业圈的繁华地带,街道多半旧而狭窄,相比昆明也过于冷清,苍山比之家乡黄山的雄奇峻险也不过尔尔。已是仲春时节了,洱河边也还是少了些绿色,杨柳叶上挂着一层浮灰总是恹恹的样子,绿化带的杂树也只有零星的一点绿芽,西洱河的水位眼见一天一点的降落,护河的堤石慢慢地就裸露了出来,从西洱河的南岸抬眼向北望去,苍山脚下大片白花花的住宅区,有些晃人的眼睛,说喜欢这个小城,是有点言不由衷。  

对于来到大理后的第一场雨,仍然难以忘记,那是在我笔试结束后,人也放松了很多,“三月街民族节”紧跟着就开街了,长长的“月街”设在苍山脚下,那是我第一次赶街,那天我和他,带着两个小侄子,赶街累了,就坐到了一个黄焖鸡摊上,正吃着,大雨倾盆而下,好在摊主们早就搭好了帐篷,可雨势太大,帐篷里难免下起了小雨,虽然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些有些湿漉漉的,我们却很开心。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留意大理的雨,每年的“三月街”期间,大概就会有场雨给当年的雨季打个头阵。四、五月份里,间或飘几次零星小雨。六月,雨季就正式拉开了序幕,雨季一到,天气开始转凉,总让我产生一种夏天就要过去的错觉,七、八月份,雨季特有的馈赠—牛肝菌,鸡枞等等就陆续上市了,怎样吃法,汪老先生在《昆明的雨》中有详解。  

雨,开始让我对大理有了不同的认识,俗语说:大理三月好风光。我却认为最美的大理在雨季,几场大雨一过,整个大理像先前被灰尘蒙住的水晶球,在雨水的冲刷下立马变得通透起来,树叶上的绿一天天地活泛起来。草地上的绿一天天地变深,绿和绿很快就连成一片。西洱河的水一点点的涨起来,我觉得自己心里的快乐也随着河水在一点点地充盈。苍山也变得不一样了,雨季的墨绿的苍山和城市挨的更近了,上下班的途中,我经常会在西洱河的某座桥上停下脚步,看着一两片雨云缠绕在苍山某一峰的半山腰上,桥的另一边,西洱河从城中穿过,被西洱河天然分做两半的城市楼群以云雾缭绕的苍山为布景,洱河水静静依偎着城市,城市又紧紧依傍着苍山,很有些仙境的味道。在我的家乡,有七、八月看巧云的说法,这在大理几乎是常年适用的,但雨季的云则更加不同,偶尔天放晴,在蓝的醉人的天空中,厚厚的雨云,仿佛在天边一朵压着一朵地盛开,头顶上有一两片小的轻而薄的云,像是顽童刚刚从那些厚厚的云朵中撕扯下来随意丢弃的,站在洱海边,从海西望向海东,白云、蓝天、黄的土坡,和苍山这一边比起来,又是另外一种大气磅礴的美。  

最喜欢下雨的晚上,住在高楼,虽没有雨打残荷或芭蕉的悠远意境,只要躺在床上听着雨点打在窗上乒乓帮帮的声音,想着明天,枝头、草地上的绿色又增添了几分,心里也是美的。   

没想到,在大理,下雨天也竟成了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有雨有水,也就有了希望:苍山的杜鹃花需要水,宾川的红提需要水,祥云的青海湖需要水……  

连续几年的大旱,在我的心头笼罩了一层阴影,所以我总是暗地里祈祷,希望雨季可以再长些,再长些……可今年的雨水又少了些,到了六月,才总算下了场大雨,让我高兴了好一阵子.  

生活在大理,我深深明白只有在雨水的滋润下大理才能展示她全部的美,游人也才能充分领略她的山水、田园之美和生活在这里的闲逸与舒适,没有雨,大理的美就少了画龙点睛那一笔的灵秀之气,惟愿大理年年风调雨顺、物阜民丰!

                    (作者单位: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 徐善珊)  

上一篇:苍山游记

下一篇:大理市人的海,我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