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大理市人民法院! 联系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法苑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法苑文化> 法官文苑

星辰和大海
发布:2016-06-15 发布时间:2016-06-15 浏览次数:4852[]

 

都说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是我眼前的法院工作却从未褪过色,更无法与“苟且”相提并论。她自带芬芳,在苦与忙之中,静悄悄的绽放,我摩挲着手里略显粗糙的卷宗壳,品读着法院前辈撰写的美文,心中闪烁着星辰和大海。

审理案件的苦与烦躁,其实大家都明白,那些突然惊醒的夜,渐染的头发,那些深锁的眉头,其实都是镌刻在法官身上的印。那些不管是当面的还是网络上的诋毁、指责和谩骂,甚至那些推推攘攘,都是法官无奈的面对。审不完的案件、写不完的判决,总是急切等待着你的当事人……所有的事情像一张巨大而细密的网,将法官笼罩其中。

但是,发过牢骚、叹完无奈,收拾好心情,他们又成了法庭上严肃的法官、调解时真诚的法官、探讨法律问题时神采熠熠的法官。那天,听其他法院的一位法官说,因为案件太多,无法兼顾家庭,家里同样从事审判的妻子今年年初调离了法院,但是却哭得不能自已。我们听了,都默然。

是的,我们见过埋怨、听过诉苦,但是真的离开,却万般不舍,这种情缘说不清道不明,跟级别无关、跟职务无关,这是一种信念、一份依托,是眼中的瞻仰,是根植于内心的神圣。就像办公室里小蒋写的诗歌《梦想点亮期盼》里说的那样,“都明白,前进的路上,还有荆棘,还有寒霜”,但是却“不愿退缩、不敢遗忘,那一级级阶梯,是他们为梦想前进的印证”。我们爱着怒目圆睁的獬豸,我们想亲吻忒弥斯带着月亮光华的白袍,多年前法律播散的那粒种子,早已在心中生根发芽,长出了一片碧野繁花。

好多次被朋友或者家人问过,“你审案子的时候不会紧张吗?特别是旁听的人特别多的时候”,当他们听到我说“不会”时,都会夸奖我。可是,只有我内心明白,我真不是一个勇敢自信的人,至少每次演讲比赛时,我那演讲台后面发抖的腿瞬间就让我产生强烈的挫败感。

可是每一次审理案件的时候,当我身着法袍端坐在庄严的审判席上,就感觉有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充盈我的全身,它们让我在面对众多旁听者时没有羞涩和惧意,没有胆怯和杂念。我目光坚定专注,说话有条不紊,边思考边追寻真相的脚步。我的心里只有“事实”两个字,我在穿越茂密丛林和草地,掠过疾风和不知名的野花,寻找被遮掩的那片澄净湖水。坐在审判席上的那个我,是被法律光芒笼罩的我,是被赐予了力量的我,所以,才能稳重如山、纹丝不动。

在我眼中,每一份判决,都像我的孩子一样,我看着它们严谨中含着真意,缜密中透出温情,淡淡油墨味芬芳沁人,心里万般自豪。我从来没有在意过,我在写判决时是什么样子,直到我们庭的一个书记员跟我说:“平时,你挺好相处的,但是一写判决就像变了个人,表情严肃,看着有点害怕,也不理人,我们也不敢和你说话。”听了这个评价,我不禁莞尔。

其实每一次写判决的时候,我都沉浸在一个王国里,我在这个王国里甄别事实、筛选法条,辛勤的耕耘着土地,装扮着景色,想要它错落有致,井井有条,有城墙巍峨耸立,有街道鳞次栉比,又有绿树环绕,有山花烂漫……写判决时的那个我,是灵魂凝固在思考里的我,是喧嚣世界之外的我,所以才会旁若无物、凝声静气。

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命运的安排,连续几年,每一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元旦的前一天,我都是一个人在办公室埋头写判决,而且都是在下班前几分钟,将判决书里的最后一个句号欣喜的敲出,就像一个跨年仪式一样,然后感觉整个人舒畅轻松,像能够展翅欲飞的小鸟一样。这个小小的、圆圆的句号,仿佛就是一个自己给自己考评合格的印章,成了这一年圆满结束的标志。这个小小的巧合,也是我每年元旦前一天嘴角上扬幅度夸张的小秘密,我会一个人不断去想这个巧合,试图把它归结于命运使然,是我和审判的缘分,然后怀着特别满意的心情期盼下一年的到来。怀着小喜悦等待跨年的这个我,是个严肃之外变得孩子气的我,是个严谨之余有着浪漫情怀的我。

当然,在年复一年的审理中,我也遇到过不讲道理的当事人,遇到过心怀叵测的当事人,但是生气过、委屈过之后,心境越来越释然。一件一件案件的审理,也是人生百味的品尝,在别人的纠纷里看见人性的软弱和伟大、人生的无常和机缘。看惯了悲欢,看透了纠缠,看清了贪婪,沉淀下来的就是豁达诚挚吧,这也许就是我会在听一些资深法官调解时,内心总是感动温暖的原因吧。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20151231,也就是去年的最后一天,应该是我唯一没有写判决跨年的一天,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小惆怅。那是因为我已经到宣传部门两年多了,就算是因为鉴定而审理期限延长的案件,也在201511月全部审结了,我的审判管理系统里显示的在审案件数变成了零,此后就是一片寂静。每次打开审判系统,我都觉得那里成了一座被遗弃的城池,已结案件列表仿若夕阳照射下孤独的残桓断壁,在昏黄的光线里无声的述说曾经的喧嚣与热闹,让我有点失落。

但是,现在没有直接从事审判的我,也并不是一个没有使命感的我,既然我在过业务庭,就更懂得法官的艰辛,更明白法官的坚守,“传播法治好声音”成为了我的新使命,电脑、纸笔、照相机和摄像机就是我的闺蜜,我们一起携手同行。

我们跟着执行法官跋涉千里,跟着民事法官上山下乡,跟着立案法官蹲守送达,我们到集市宣讲法律,到乡村发放宣传单,我们拍摄、写作、编印书籍……用眼睛、用镜头、用心灵记录了平凡与不凡。屏幕上一帧帧的画面、敲击声中诞生的文字就是我们想要发出的声音。从法律知识到工作事迹,从案件信息到法官文艺,从审执动态到说法调研,我们想要展现很多很多,想把点滴汇成溪水,把溪水融入江海,让法治的声音乘着春风润物于无声。

也许宣传就是另一双眼睛,她站在细微处发现了法官的坚守与宽容,她站在山顶上看到了法院的前行和美好,她的目光温柔又执着,想把看到的一切洒向天涯海角,让人们走进法官、走进法院、走进法治。也许宣传就是另一只号角,在没有硝烟的战场吹响,号声却嘹亮震耳,穿透云霄,唤醒了蒙昧,也迎来了理解。

所有审过的案件,写过的判决,走过的道路,拍摄过的镜头,思考的夜晚,都成了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凝聚。

法治并不在一本本或轻或重的典籍里

并不在一个称谓里

那些触手可及的法律时光

让人感动和战栗的美好时刻

就是我的星辰大海

(作者单位: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  赵颖姝)

上一篇:女法官之歌

下一篇:无花果的记忆